电脑版

内幕交易"撂倒"长江证券副总裁 156万交易获利702万元

时间:2020-03-27 09:24    来源:和讯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即便是因一场十余年前的内幕交易,仍有可能导致锒铛入狱,即便是券商高管也不例外。

回顾过往,早在2007年年底,长江证券(000783,股吧)顺利完成借壳上市。而在上市红利开始不久后,2009年7月其两名副总裁即提出离职,彼时曾引起一定市场猜想。如今,其中一名副总裁吴某斌传出最新动态。

券商中国记者从北京二中院公布的判决书获悉,因2006年在长江证券借壳上市前“抄底”,获利702万元,2019年7月吴某斌被抓获归案。最终,吴某斌被法院判决内幕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以“没一罚一”。

颇令人玩味的是,据时任董事长胡某称,吴某斌曾因此次内幕交易收到敲诈短信,为避免对公司产生负面影响,其与时任总裁李某商量后决定让吴某斌将获利捐给公益慈善基金会,该基金会成立“就是考虑到吴某斌非法获利的处理问题”。

156万交易获利702万元

对于证券从业者来说,内幕交易可算得上是一剂甜美的毒药,曾“撂倒”过不少业内知名人士。而随着近年来侦查手段的不断完善提高和监管部门严厉打击的决心,时隔多年的内幕交易案也重新浮出水面。

回顾以往,早在2006年,长江证券即开始筹划登陆资本市场。但由于上年度存在亏损,无法满足首发连续三年盈利的条件。彼时,海通证券(600837,股吧)、国元证券(000728,股吧)的借壳上市的获批给业内券商提供了重要参考。因此,“借壳上市”也因此成了长江证券上市的首要途径。

颇为凑巧的是,时逢中国石化谋求整体上市,监管部门要求其退出旗下上市公司,石炼化(S*ST石炼)也成了长江证券锚定的“壳”机遇。2006年3月,长江证券准备参与石炼化资产重组,与中石化进行磋商。同年4月,吴某斌被任命为长江证券副总裁,北京代表处负责人,代表长江证券与中石化进行联系。

至2006年9月,中石化初步确定长江证券参与重组石炼化;11月24日,吴某斌参与长江证券与中石化签署合作备忘录和保密协议;12月9日,石炼化就此次资产重组发布公告。而据调查,当年11月28日至12月5日,吴某斌通过其实际控制的3个证券账户开始买入石炼化股票

从吴某斌“抄底”的时段来看,彼时石炼化的股价长期在2元左右波动。而在2007年底石炼化复牌并更名为长江证券之后,其股价一度飙升至13.9元,的确是“一本万利”的好机会。就交易情况来看,吴某斌交易金额共计约156万元,售出后非法获利702.05万元。在房价尚未大规模上涨的十多年前,七百万的实际购买力相当惊人。

内幕交易被处五年徒刑

即便是对证券行业有着深入了解,吴某斌的内幕交易又能否做到天衣无缝?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在2016年4月,吴某斌与其侄子(控制账户所有人之一)遭到了证监会的调查,但二人均否认实施内幕交易。在检方证据中,证监会出具了《关于吴某斌涉嫌内幕交易有关问题的认定函》,证明吴某斌内幕信息知情人的身份。

据吴某斌侄子的证言,吴某斌告诉他“石炼化要重组,这只股票很好”,让其买一点。而在证监会工作人员找其谈话之前,他和吴某斌商量对策,到国家图书馆查了报纸、杂志等资料交给证监会,谎称购买石炼化股票是分析出来的。

2016年10月,证监会正式将吴某斌内幕交易犯罪线索通过公安部转交北京市公安局,同年11月立案侦查。直至2019年7月,侦查人员将吴某斌抓获归案,检察人员在当年11月向北京市二中院提起公诉。

在到案后,吴某斌对其犯内幕交易的事实供认不讳,当庭对检方质控及证据不持异议。其辩护人则提出,吴某斌作案后,主动向单位负责人投案并如实交代犯内幕交易罪行,系自首。且有立功表现、追缴违法所得。建议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吴某斌向时任董事长、总裁“坦白”的行为是否属于投案自首?对此,法院认为,吴某斌虽在犯罪后向单位负责人交代犯罪事实,但其紧接着以接受单位内部处理的形式规避法律制裁,并在后续证监会调查时否认犯罪。吴某斌向单位负责人交代与案件侦破、归案结果之间毫无关联,不应视为主动投案,也不符合自首法定要件。

最终,吴某斌被北京市二中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未获缓刑;其违法所得702.05万元上缴国库,并处罚金702.05万元,相应钱款自在案冻结的公益慈善基金会工商银行账户中的1500余万元款项中扣除。

证券行业生涯提前断送

同样,远在证监会展开调查之前,吴某斌内幕交易之事就已断送了他的证券行业生涯。

回顾吴某斌简历来看,其在2004年7月取得证券从业资格。在此之前,吴某斌曾任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国民经济综合司主任科员、助理调研员。

在加入长江证券后,由于起点颇高,吴某斌短短几年便经历了投行总部副总经理、北京代表处主任、行政总监等职位。如上文所提,在2006年,吴某斌即被任命为长江证券副总裁。在长江证券借壳完成后发布的2007年年报中,吴某斌当年在长江证券领取报酬56.2万元,不及其内幕交易获利的十分之一。

而据长江证券时任董事长胡某证言,在中石化同意长江证券借壳之后,吴某斌说他在石炼化停牌前买了股票,并收到了敲诈短信。为了避免这对长江证券产生负面影响,其与时任总裁李某商量后,决定让吴某斌把获利捐给公益慈善基金会,该基金会成立时“就是考虑到吴某斌非法获利的处理问题”。

长江证券官网信息显示,长江证券于2008年发起设立长江证券公益慈善基金会,由湖北民政局主管,于2008年10月23日登记成立。该基金会是国内第一家由证券公司发起设立的公益慈善基金会,在长江证券历年年报中,该基金会的运作动态均被作为其履行社会责任的重要体现。

在此情况下,吴某斌也不适合继续担任长江证券高管,2009年7月24日,长江证券董事会通过《关于聘免公司副总裁的议案》,吴某斌辞去长江证券副总裁职务。在2010年3月完成离职注销后,中证协信息显示,吴某斌此后再无证券从业经历。

而对比来看,最近十年中,长江证券可算是意气风发。尤其是最近几年,长江证券在“80后”总裁刘元瑞的带领下树立了良好的江湖地位。虽在2019年评级中遭遇坎坷,但整体排名及业务数据较吴某斌离职时已有大幅提升。

因一时的利令智昏,导致锒铛入狱,这样的教训对于证券从业者来说可谓惨痛。近期,中证协发布《证券经营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廉洁从业实施细则》,明确提出证券经营机构应防范工作人员利用内幕信息、未公开信息、客户信息、商业秘密等信息输送或者谋取不正当利益。

此前,中证协发布的《证券行业文化建设倡议书》中也提出,应自觉抵制欺诈、传播虚假信息、内幕交易、恶性竞争等行为。在证券行业不断推动建设“合规、诚信、专业、稳健”的文化理念之际,类似的案例能否彻底消失?

(责任编辑:唐欣欣 HN060)

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