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元证券(000728.CN)

贵人鸟“折翼”:债务压力难解 不重主业只迎合资本概念

时间:20-08-24 08:13    来源:新浪

原标题:贵人鸟“折翼” 

国际金融报

2015年10月,凭借着贵人鸟上市,创始人林天福“击败”恒安集团施文博,摘得了福建泉州首富头衔。然而,五年后,恒安国际股价坚挺,市值已达近800亿港元,曾“展翅高飞”的贵人鸟则满身伤痕。

在经历了上市初期的辉煌发展期后,贵人鸟最近几年“失速”了,贷款逾期、债务压顶、退市风险等更是成为了其今年来屡被提及的关键词。日前,贵人鸟发布公告称,因无力清偿来自奇皇星公司250.73万元的债务,债权人已经向法院提出对贵人鸟进行重整的申请。在此之前,贵人鸟更是经历了多家银行的轮番追债,14.1亿元银行贷款全部逾期。

对于这家从福建晋江“飞”出来的运动品牌来说,眼下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因为2018年、2019年连续亏损,贵人鸟当前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保壳”成为了债务处理外的另一棘手任务。

2015年5月底,贵人鸟股价曾达62.64元,市值一度超过380亿。不过,截至8月21日收盘,其股价已跌至1.88元,总市值已不足12亿元。短短5年,其市值已经蒸发超360亿元。

在运动品牌集中度愈发提升的大背景下,贵人鸟还有机会吗?

债务重压难解

8月18日,贵人鸟发布了一则诉讼进展公告称,由于未按照此前的约定向“14贵人鸟”公司债券持有人兑付债券本金及利息。公司债持有人国元证券(000728)向法院提起了诉讼。经过法院的受理,贵人鸟与国元证券达成了债务调解。但由于贵人鸟未能按期履行债务调解协议,近日其收到了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

记者注意到,贵人鸟于2014年发行了“14贵人鸟”公司债券,发行总额为8亿元。在2019年年报中,贵人鸟表示,“14贵人鸟”公司债券余额为6.47亿元,债券利率为7%,并于2019年12月3日到期。由于公司资金流动性紧张,公司未能按期兑付“14贵人鸟”债券本息,自2019年12月3日起,“14贵人鸟”公司债券已申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固定收益证券综合电子平台停牌。

对此,贵人鸟曾称,公司计划通过资产处置、稳定生产经营等多种方式相结合,共同化解债务风险,最大程度保证债权人权益。据称,贵人鸟计划处置的资产包括:持有的子公司股权;持有的股权投资基金;持有的惠南仓库、内坑工业园区等。

事实上,因为欠债难还,贵人鸟已经遭遇多方追债。8月10日晚间,贵人鸟发布涉讼公告,指出近期由于公司未能按期偿还借款本息及支付借款利息,有银行向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相关申请。据称,相关涉案金额为5.11亿元。

根据贵人鸟6月22日的一份公告,截至2020年5月31日,其在各银行的贷款余额为14.1亿元。不过,由于流动性紧张,其未能按期支付各家银行贷款利息,公司在各家银行的贷款本金合计14.1亿元已全部逾期。

截至6月22日,贵人鸟所面临的逾期贷款及债券本金合计25.57亿元,占公司上年度经审计资产总额的65.07%。此外,根据贵人鸟的一季报,截至今年3月底,其负债合计达33.77亿元,资产36.81亿元,资产负债率已经非常之高。

在此背景下,贵人鸟近日发布的一则关于债权人申请公司重整的提示性公告牵动着股民们的心。

公告显示,贵人鸟收到债权人泉州市奇皇星五金制品有限公司的《通知书》,因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奇皇星公司已向法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

据称,2019年8月至2019年10月期间,贵人鸟向奇皇星公司采购的货架、气氛道具合计325.73万元。按照合同约定,贵人鸟应于2020年4月24日前支付上述货款,但公司通过指定第三方仅向奇皇星公司支付了前述货款中的75万元,剩余货款250.73万元尚未支付。

有不愿具名的证券律师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不排除是贵人鸟积极“促成”了这一申请,因涉及的债务金额并不大,对于债权人来说,并非一定要走这一法律途径。

显然,对于债权人申请重整的这一举动,贵人鸟董事会的态度很是积极。“重整程序以挽救债务人企业,保留债务人法人主体资格和恢复持续盈利能力为目标,如果能通过重整程序妥善化解公司债务风险,公司将重新步入健康发展的轨道”。

市场对此似乎也有期待。这一公告发布后次日,贵人鸟股票开盘涨停。“贵人的出路就是重整,所有债权都转为股份。”一名投资者在股吧中留言称。

不过,贵人鸟董秘对记者表示,一方面,在债务事宜上,其跟债权人的沟通一直都在进行之中。另一方面,债权人申请的重整是否被法院通过,其暂无相应的消息可以提供。

飞高后又跌落

这和贵人鸟几年前的状况截然相反。“风光的时候,很多当地举办的活动,林天福永远是站在C位的那个。”几天前,一名长期关注贵人鸟的投资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在中国运动品牌领域,晋江系无疑是“浓墨重彩”的一笔,代表包括安踏、特步、361度等,贵人鸟也是其中之一。

天眼查显示,贵人鸟座落于名闻全球的“鞋都”——晋江陈埭,是一家集运动鞋、服及配套产品研发、生产、营销于一体的综合性企业,曾先后荣获中国驰名商标、中国名牌产品、国家免检产品、纳税AAA级企业等荣誉称号。

和其他运动品牌有些相似,林天福也是从代工起家。有报道称,早在1986年,年仅24岁的林天福就在福建莆田做小规模的运动鞋贴牌代工生意。1993年,他成立了公司向菲律宾出口运动鞋类产品。到了2002年,嗅觉敏锐的林天福创立了“贵人鸟”品牌,成为了中国最早一批品牌觉醒的前瞻者之一。

不过,在各大公开场合,林天福鲜少露面,甚少接受媒体的采访。“他们那代人都一样,不喜欢在公众场合露面。”对此,一名福建本地的行业人士指出。

林天福的敏锐还体现在运动品牌的营销上。早前,和不少晋江品牌一样,为打响知名度,其曾不惜重金请来刘德华、张柏芝等明星作为代言人。但2010年,其提出了“运动快乐”概念。在业界看来,贵人鸟以差异化的诉求,提出“运动快乐”才是体育的本质精神,使其树立了鲜明的品牌个性。

2014年1月24日,贵人鸟头顶“A股运动品牌第一股”的光环登陆上交所。这一年,贵人鸟实现营业收入19.2亿元,净利润3.12亿元,同比分别下滑20.21%、26.27%。

当时,经历了2008年发展高峰期的本土运动品牌因为库存高企以及同质化严重等问题,还未完全走出艰难期。

2014年,排位稍靠后的361度的收入为39.06亿元,靠前的安踏则为89.23亿元,贵人鸟大体处于第三梯队。但区别于其他品牌,贵人鸟作为上市公司被市场认为具有先发优势。“和福建当地一些运动品牌相比,贵人鸟可以说是‘死磕’A股上市。”前述福建本地行业人士指出,“虽然A股上市风险高,但估值也高。”

2015年,入选2015胡润百富榜的中国企业家达到了1877位,个人财富均超20亿元。这一年,泉州首富首次由林天福摘得,身家达到了190亿元。

登陆A股看似给贵人鸟“安装”了一对腾飞的翅膀。上市当年,贵人鸟提出要成为“以体育服饰用品制造为基础,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并开始尝试转型。2015年,贵人鸟以2.39亿元入股虎扑体育;2016年,贵人鸟就宣布拟出资3.83亿元受让湖北杰之行部分股权并对其增资;2017年,公司出资3.675亿元收购名鞋库剩余49%股权……

上市后的前4年,贵人鸟一度被认为风光无限。但随后,“滑坡”也来得很突然。

截至2017年末,贵人鸟零售终端数量达到3730家,全年实现营业收入32.52亿元,同比增长42.7%。不过,这一年,其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46.25%。

2018年,贵人鸟实现营业收入28.12亿元,同比减少13.5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86亿元,同比骤降536.01%。2018年年报中,贵人鸟承认公司资金的流动性趋于紧张。2019年,贵人鸟的亏损额再扩大,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0.18亿元。

一名鞋服行业分析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贵人鸟上市之后的泛体育化资本运作,是将企业置于危险边缘的重要原因。贵人鸟上市后进行了多次大手笔的投资,希望借此布局泛体育产业,但目前来看,这些投资和泛体育产业上的探索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反而让企业陷入了资金困局。

还有不愿具名的当地人士告诉记者,贵人鸟在早前或已存在资金缺口,上市是缓解压力的出路之一。且其上市后,部分投资者需要通过资本市场溢价退出,所以又需要继续“讲故事”,维持估值。“晋江人一分钱要干十分钱的事,外界质疑很多。但也是这种精神,晋江(的企业)才发展得比别人好。”不过,关于上市前的资金状况,记者并未从贵人鸟方面得到证实。

自救路在何方

“致贵人鸟大股东,贵人鸟想要经营好的话,千万别乱盲目投资,做好主业就行,要求稳,不要把经营资金分散了,搞的抗风险能力太差,有个市场波动就造成今天这地步,以此为鉴!吸取教训!定能成功!”股吧中,一名投资者贴出的这句话十分醒目。

关键之道体育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张庆曾向记者指出,贵人鸟登陆资本市场受到“追捧”后,选择了开展围绕主业的多元化延伸,这对公司整合运营能力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资本市场给出的反应是,这些业务延伸并不如预期。

前述福建本地的行业人士更是指出,因为外部融资渠道出现问题后,贵人鸟到后期已经不太关注主业,都是在迎合资本概念,“贵人鸟一度陷入没有选择的地步”。

事实上,在经营不断下滑后,贵人鸟此前已经开始采取措施,包括出售买进的资产以及宣称要聚焦主业。2018年,贵人鸟多次出售此前并购的资产,包括曾花重金并购而来的杰之行、虎扑等。

2018年12月份,贵人鸟前董秘曾向记者坦言,公司未来的发展战略是回归主业。“未来还会寻求优质资源和战略投资者的合作,在公司擅长的领域做强、做大。我们会一步步扎实做好工作,来扭转企业现在的低谷”。

在这一背景下,2018年末,贵人鸟购买了多个省级区域的贵人鸟品牌经销商渠道资源,承接了该区域原经销商的再批发分销业务,并推行类直营店铺销售。除了加强对渠道的管控外,其也在加速关闭无活力或亏损店铺,以确保良性的单店销售收入。

在2019年年报中,贵人鸟坦言,为解决公司债务危机,缓解流动性压力,并力争在2020年度实现扭亏为盈,公司主要经营计划包括:加大应收款项催收力度,对于已结束合作,但仍拖欠款项的客户,公司将采取司法措施维护上市公司合法权益;确保核心贵人鸟品牌业务的可持续发展;进一步精细化管理,继续引导公司全体降本增效;以及持续处置前期部分体育产业布局资产,或部分闲置房屋土地资产,并争取实现溢价出售。

贵人鸟还表示,将积极引入外部资金或投资者,共同推动与债权人的债务和解工作,结合资本运作及债务重组,优化上市公司资产质量,确保上市公司克服流动性困难,配合控股股东解决股权质押风险,推动贵人鸟重回健康持续发展的轨道。

贵人鸟的主业还有发展前景吗?这是投资者们内心的疑问。

“其实在上市之前,贵人鸟的业绩就不是很好,销售额也不能排到前五名,我一直不太看好。”鞋服行业独立评论人士马岗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贵人鸟过去的销售从区域来看并不均衡,另外该品牌基本布局在三四线乃至五线市场,在城镇化推进的背景下,市场份额已经受到了影响。此外,在获得资本市场助力后,贵人鸟也没有用到比较关键的地方,投资更像“撒胡椒面”。

“接下去就看它怎么再‘倒腾’了。”马岗表示,运动品牌领域的市场发展不会越来越好,而是集中度会进一步提升。如果没有核心竞争力,贵人鸟后续聚焦主业的难度也会很大。“它其实是应该找到新的增长点或者是新的赛道”。

投资者的另一个疑问则是,在解决债务问题乃至保壳上,当地政府是否会给予贵人鸟帮助。

对此,前述福建本地人士直言,晋江上市企业太多了,当地政府或不会特别帮助贵人鸟保壳。“否则下一家出现类似情况的企业怎么办?应该会选择市场化”。

他指出,晋江企业的资本运作圈子在厦门,会有很多资源对接,未来也不排除贵人鸟“壳”跟主业分离的可能。“壳有壳的市场,贵人鸟这块牌子也有市场,在普通人看来没什么变化,这个品牌依然存在,员工依然在工厂上班,但对于林天福来说,他经历了‘天上人间的轮回’”。

对于解决债务问题和扭亏两大任务,贵人鸟有信心吗?对此,其董秘表示事情都在推动中,但具体能推动到什么程度现在还不好说。据其透露,目前还在努力引进投资者,“(我们)也在尽可能跟各个有关方面接触,现在大股东那边也有在做这方面的工作。有相关进展会及时发公告”。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牛市回调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