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元证券(000728.CN)

追债这么难!多家券商股票质押纠纷胜诉 被执行人却"一无所有"

时间:20-05-11 13:16    来源:证券之星

(原标题:追债这么难!多家券商股票质押纠纷胜诉,被执行人却"一无所有"!何时等来还钱机会?)

股票质押合同违约纠纷,对于券商来说只是日常工作。不过,官司胜诉后的执行环节,才是难处的开始。

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数家券商向*ST利源及其实控人申请执行的裁定书。在穷尽执行措施后,除了已被冻结但享有质权的股票外,被执行人名下财产均已被其他法院查封或冻结,因此无可供执行财产。

在券商转型的过程中,发力重资本业务、提高重资本业务能力等口号不断出现。然而,各家券商的信用减值也在不断提升。就股权质押业务本身来说,其对于纾解民企上市公司股东的融资困难也起到了重要作用。然而,在企业本身出现问题之下,其风险也传导至券商头上。

而对于*ST利源来说,其目前更大的危机是暂停上市的威胁。日前,深交所向其发出关注函,要求说明延期披露年度报告“是否存在规避审计报告再次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从而规避暂停上市的情形”。在2018年已遭遇“无法表示意见”之后,如再次被出具同样的审计意见,*ST利源暂停上市风险将有可能成为现实。

追债被执行人“一无所有”

对于股票质押纠纷来说,由于手续齐备、一应材料俱全,在融资方发生违约之后,证券公司往往能够取得诉讼中的胜利。不过,官司胜诉后的执行环节,才是难处的真正开始。

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多份执行裁定书,透视券商追债的“窘境”。自2018年8月以来,*ST利源的资金短缺问题开始曝光,其实控人一早即已办理了股权质押,且相关股份陆续被多地法院进行轮候冻结。

在众多“债主”当中,提供股票质押业务服务的券商也是一股重要力量,包括长江证券、长江资管、东北证券等券商在内,均向*ST利源或其实控人王民、张永侠夫妇提起诉讼并获得胜诉。近期,辽源市中院发布了4份裁定文书,均表示被执行人无可供执行财产,终结执行程序。

以东北证券与*ST利源、王民、张永侠之间的纠纷裁定书【(2020)吉04执10号】为例,早在2019年1月,东北证券提起的诉讼就已获得胜诉,法院支持其向被告要求偿付回购款3.89亿元及相应利息、违约金,9450万股质押股票的质权也获得支持。

在2020年1月,该案由辽源市中院立案执行。在执行过程中,虽然在疫情期间,但辽源市中院仍采取了一系列执行措施,具体包括:

1月19日,通过总对总查控系统,发起对被执行人利源精制、王民、张永侠名下银行存款、网络资金、工商登记、婚姻状况、车辆信息、不动产登记信息的财产查控行为,暂未发现存在可供执行的财产;

1月21日,辽源市中院依法传唤、询问了被执行人,向其送达执行通知书等法律文书;

3月17日,辽源市中院到辽源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对利源精制、王民、张永侠名下不动产登记信息进行了查询,未发现王民、张永侠名下存在土地使用权情况。查询到王民名下存在房屋2套,均已被其他法院查封。查询到利源精制名下名下房屋1套,土地使用权2宗,均已被其他法院查封。

4月26日,辽源市中院到中国工商银行辽源分行银行卡中心对王民名下XXX账户进行了查询,反馈结果为该卡已于2007年11月18日销户,另轮候冻结了王民名下XXX账户。

4月29日,辽源市中院到辽源市不动登记中心,轮候查封了王民名下及其与张永侠共有的上述2套房屋,到辽源市公安局车辆管理所轮候查封了吉林利源精制股份有限公司名下8辆机动车;再次通过总对总查控系统发起对被执行人名下银行存款、网络资金、工商登记、婚姻状况、车辆信息、不动产登记信息的财产查控行为,亦未未发现存在可供执行的财产。

另外,此前长春市中院在执行过程中已轮候查封王民名下位于珠海市香洲区5栋房屋,且张永侠质押的利源精制9450万股股票已被其他法院予以冻结。因东北证券对9450万股股票享有质权,长春市中院在执行过程中已向首封法院商请移交执行。因东北证券认为目前暂不宜对王民质押的9450万股股票进行处置,故申请暂缓处置。

在执行上述程序后,辽源市中院表示,在穷尽执行措施后,除申请暂缓执行的9450万股股票外,暂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在告知执行人后,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尽管在近期游资炒作下拉出多个涨停板,但目前*ST利源的股价也仅有1.63元/股,与2016年5月双方签订协议时的10元左右相去甚远。而其他资产均处于轮候冻结,在清偿前序债务后能余下多少,仍是未知数。

股票质押仍在侵蚀利润

在券商转型的过程中,发力重资本业务、提高重资本业务能力等口号不断出现。的确,从业绩贡献度来看,以自营业务和信用业务为代表的重资本业务在券商营收占比中呈现不断上升之势。然而,各家券商的信用减值也在不断提升。

就信用业务而言,融资融券和股票质押可以说是“零售”和“批发”的关系,前者面向普通投资者、机构,后者则面向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在2018年的“纾困行情”之后,监管部门对于股票质押业务的监管力度也不断从严。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统计,截至2019年末,市场股票质押回购融出资金为4311.46亿元,较上年末下降30.2%。

仍以此次“追债”的东北证券和长江证券为例,虽然诉讼均已胜诉,但两家券商均已进行计提。

2019年1月,长江证券即就*ST利源公布计提信息,称2018年末融出资金本金为3.41亿元,2019年1月计提减值3605.16万元。此后,2019年10月,长江证券表示,按照账面价值和预计未来现金流量现值之间的差额,对该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计提减值准备1.03亿元。

在2019年半年报披露后,多家券商遭遇交易所问询函。彼时,东北证券回函内容显示,对于*ST利源4.93亿元的总负债,其已进行了1.81亿元的减值计提,减值比例36.63%。

事实上,从融资利率来看,东北证券与张永侠之间的协议显示,其购回年利率仅为6.5%,这对于民企融资来说实在属于“良心价”。股权质押业务本身来说,其对于纾解民企上市公司股东的融资困难也起到了重要作用。然而,在企业本身出现问题之下,其风险也传导至券商头上。

今年3月,上海证监局向辖区证券公司下发《关于股票质押减值准备计提有关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在日常监管中发现部分证券公司的股票质押减值准备计提有关工作存在以下问题:

一是部分公司判断减值因素时未充分考虑债务人信用状况和还款能力,对第一还款来源的判断不清晰,个别公司对严重违约项目的资金回收预判缺乏实证支撑;二是部分公司或简单依赖担保品特定时点市值进行估计,未将担保品实际可变现能力、金额和处置周期纳入评估和考量因素;三是部分公司减值模型的参数简单套用外部债券评级数据等,与股票质押信用风险的相关性不够。*ST利源濒临暂停上市

天平的另一端,在发生债务违约后,*ST利源的情况不断恶化,难怪券商追债不易。

公开信息显示,*ST利源原名利源铝业,主营业务为铝型材及深加工产品、轨道交通装备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业务,在2010年登陆深交所。在东北地区,*ST利源曾是仅次于中国忠旺的铝型材供应商。

而*ST利源的资金危机,则是来自于对沈阳利源实施轨道车辆制造及铝型材深加工建设项目的投产。原计划54.99亿元的投资不断追加,实际吸纳资金超过百亿,这令*ST利源的资金紧张问题愈加严重。

2018年9月,*ST利源公告称,公司目前资金周转困难,不能按期支付“14利源债”的利息,本次债券构成实质违约。“14利源债”发行规模为人民币10亿元,当前规模7.4亿元,发行期限为5(3+2)年,票面利率(当期)为7%。

对于此次债券违约,踩雷的机构同样不在少数。例如,国元证券(000728)和上海证券即曾就*ST利源债券违约提起诉讼,要求其偿还本息,本金分别为1.2亿元、5006.5万元。相关诉讼在2019年9月-10月期间落地,其诉讼请求大多被法院予以支持。不过,与上述股权质押纠纷类似,胜诉后仍需面临执行的问题。

2019年2月,*ST利源公布证监会对其立案调查的消息。今年4月22日,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先行落地,*ST利源共涉嫌六项违规,首项即是未及时披露大股东股份质押的问题,未及时披露重大债务逾期违约、主要资产被抵押查封顶格情况也是违约之处。

基于*ST利源及相关负责人的违法情况,证监会拟对*ST利源给出60万元的顶格处罚,并对其他责任人处以3-60万元不等。其中,*ST利源原董事长王民在2019年4月过世,不再追究其行政责任。

在王民过世后,*ST利源的掌控权交到其子王建新手中,但公司仍在风雨飘摇中徘徊。今年4月,*ST利源传出引入重组方的消息,王建新也在4月10日晚间宣布辞职消息。根据*ST利源披露的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其实现营业收入1.83亿元,同比下降61.65%;实现归母净利润-93.4亿元,同比下降131.2%。

不过,目前*ST利源更大的危机是暂停上市的威胁。在疫情期间,大量上市公司推迟2019年年报披露,*ST利源也是其中一员。对此,深交所向其发出关注函,要求说明延期披露年度报告“是否存在规避审计报告再次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从而规避暂停上市的情形”。

在2018年年报中,中准会计师事务所即对*ST利源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此后,今年3月31日,*ST利源将审计所换为立信,但在4月1日,立信所向其董事会致邮表示不承接其年报审计业务。在变更审计所“未遂”的情况下,中准所将对2019年年报给出何种审计意见,将决定着*ST利源的后续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