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国元证券再追3亿债务!股权质押与债券违约纠纷不断 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规模超近一年净利润10%

时间:2020-05-17 11:52    来源:金融界

一季度净利润下滑33%的国元证券(000728)近期债务纠纷不断。先是对贵人鸟连续提起两份仲裁申请,其中一份达成和解。而就在与贵人鸟的另一份债务纠纷悬而未决之际,国元又对深大通实控人姜剑等发起仲裁申请,要求对方还债。

5月15日,国元证券发布关于涉及重大仲裁的公告显示,由于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2020年4月29日,国元对姜剑、郝斌、青岛亚星实业有限公司和朱兰英向合肥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其中包括请求裁令姜剑偿还所欠债务29,632.58万元,对姜剑持有的2985.6万股“深大通”股票及该股票派生权益折价、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等。合肥仲裁委员会受理了该项仲裁申请。

此外,国元还请求裁令除姜剑外的其他三位被申请人承担连带保证/赔偿责任;裁令四位被申请人共同承担本案全部仲裁费用、财产保全费及财产保全担保费。

业内分析人士表示,此案目前看来是由于姜剑未能及时回购其股票质押的股权,也没有再次追加质押。国元证券为及时止损,只能选择起诉,将质押股权拍卖,用以弥补损失。 

国元证券再追3亿债务!股权质押与债券违约纠纷不断 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规模超近一年净利润10% 

天眼查显示,四位被申请人均与青岛广顺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广顺”)有着密切关系。姜剑为青岛广顺和青岛亚星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青岛亚星为青岛广顺子公司;郝斌任青岛广顺董事;朱兰英则为青岛广顺的董事兼总经理。

国元证券再追3亿债务!股权质押与债券违约纠纷不断 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规模超近一年净利润10% 

除郝斌外,姜剑、朱兰英和青岛亚星也名列深大通前三大股东。作为第一被申请人的姜剑还是深大通的实控人。

国元证券再追3亿债务!股权质押与债券违约纠纷不断 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规模超近一年净利润10% 

早在2019年11月19日,证监会曾对深大通高管姜剑等五人下发市场禁入决定书显示,因在2019年5月,深大通及姜剑等五人拒绝、阻碍证券执法,对姜剑等五人采取5-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其中对姜剑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并对深大通给予警告,处以60万元罚款。

姜剑1941万股深大通股票质押给国元,两次违约引发纠纷

国元公告显示,2016年6月28日,国元与姜剑签订《国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客户协议》《国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初始交易协议书》(以下简称“回购协议”),约定第一被申请人姜剑以其持有的1,741万股“深大通”股票向申请人提供质押并融资30,002.65万元,第二被申请人郝、第三被申请人青岛亚星公司、第四被申请人朱兰英分别为上述借款提供担保。国元证券已依约向姜剑支付了相应交易金额。

2019年7月4日,上述回购协议到期,姜剑未能按约回购,尚欠付公司本金2.7亿元,构成违约。为此,国元于2019年7月向合肥仲裁委员会提请仲裁,并于2019年8月5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固定收益信息平台披露了国元证券与姜剑、郝斌、朱兰英、青岛亚星实业有限公司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仲裁案的公告。

2019年9月,因国元与被申请人自行达成和解,公司向合肥仲裁委员会提出撤回仲裁申请,并于2019年10月8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固定收益信息平台披露了仲裁撤案的公告。

2019年11月,公司与被申请人签订《补充协议》,对上述股票质押回购协议进行展期。根据《补充协议》,第一被申请人姜剑将其持有的200万“深大通”股票补充质押给申请人,并于2019年12月支付利息5,323,500元,于2020年1月偿还本金2000万元。但2020年3月至今,第一被申请人姜剑未按《补充协议》约定再履行任何款项支付义务,各担保人亦未按约履行担保责任。

由此,国元再次向合肥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请求,合肥仲裁委员会已受理此案。

国元表示,目前上述仲裁事项未对公司生产经营、财务状况及偿债能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贵人鸟连续两次债券违约,国元Q2能否收回债务未知

近期欠债国元的还有因债务违约的贵人鸟。

就在前不久的5月7日,国元公告称,已与贵人鸟就1.3亿债务交易纠纷诉讼,达成调解协议。贵人鸟承诺在2020年7月15日前足额偿付全部款项,否则国元证券有权申请强制执行。

公告显示,公司管理的国元12号资管计划持有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发行的“14贵人鸟”债券1.22亿元,债券发行人于2019年12月未能按期兑付本息。今年1月,国元作为该资管计划管理人将贵人鸟诉至法院。

根据合肥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贵人鸟确认上述诉讼中的1.3亿元债务(融资本金1.22亿元,融资利息855.96万元)履行期限届满,并承诺将于2020年7月15日前足额偿付全部款项(含逾期利息、案件受理费、财产保全费),否则国元有权申请强制执行。

此外,贵人鸟还欠国元另外一笔债。2020年3月3日,贵人鸟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未按期兑付“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2016 年度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简称:16贵人鸟PPN001)的本金和利息,国元证券已提起仲裁申请,请求裁决贵人鸟:立即偿还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本金人民币8000万元;按照年利率5%的计算标准向申请人支付利息;按照日利率0.21‰的计算标准向申请人支付违约金;支付25万元律师费,并承担本案仲费。

国元证券再追3亿债务!股权质押与债券违约纠纷不断 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规模超近一年净利润10% 

按照贵人鸟公告中的截至日期(利息:2019年11月10日;违约金:2019年11月12日)并提出仲裁费用计,这笔债共计不低于8426.68万元,再加上之前的1.3亿债务,贵人鸟共欠国元逾2.14亿元。

这笔债务案件尚未开庭审理。贵人鸟表示,由于债务逾期,公司基本户等公司部分银行账户已被司法冻结,累计被冻结资金189万元。

贵人鸟2020年一季度亏损2.01亿元,2019年全年亏损10.18亿元,再加上其2018年亏损6.86亿。5月以来,公司股价连跌,贵人鸟于5月6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由“贵人鸟”变更为“*ST贵人”。截至5月15日收盘价仅1.94元/股,年内累计跌幅高达67.45%。

国元证券再追3亿债务!股权质押与债券违约纠纷不断 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规模超近一年净利润10% 

Choice数据显示,贵人鸟2020年一季度资产负债率高达91.74%,2019年负债率达87.20%,可谓境况惨淡。

国元能否在二季度及时收回贵人鸟和姜剑所欠的逾5亿元债务而不影响其业绩,也成为公司要面临的重要问题之一。

国元一季度净利润下滑33%,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超1.5亿

国元证券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9.1亿元,同比下滑7.59%;实现归母净利润2.83亿元,同比下降32.93%。

对此,国元证券表示,2020年第一季度,受疫情和股市行情回落等影响,公司投行承销、自营权益投资和客户资产管理业务实现收入同比有所减少,再加上股票质押业务计提信用减值损失同比增加,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7.59%和32.93%。

4月29日,国元发布《关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显示,2020年一季度,公司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共计15,490.94万元,超过公司最近一年净利润的10%。其中公司计提股票质押回购业务减值准备13,409.92万元,记者注意到,其中待回购标的证券也包括“深大通”。

国元公告显示,待购回的标的证券“珈伟新能”“ST中孚”“深大通”“退市华业”和“艾格拉斯”因股价持续下跌,且低于100%维持担保比例(含部分场外冻结资产),公司计提相应的预期信用减值损失。另外,部分股票质押回购协议已逾期未得到偿还,公司也根据会计政策计提了相应的预期信用减值损失。公司将进一步加强股票质押业务风险管控力度。

东北证券认为,从市场表现上看,国元证券2019年前三个月持续上涨三月,对应2020年1季度月线连续下跌3个月,公司每个月均保持盈利,经营稳健,1季度下滑幅度在合理预期之中。